那吾克热:respect吴亦凡 妄想过能走到比赛最后

  

  

  

  那吾克热微博截图

  

  

  《中国新说唱》4进3比赛中,那吾克热与尤长靖合作了歌曲《飘向北方》。最终在场内349名观众的投票中,他以152票的压倒性优势成为第一位成功晋级全国三强的选手。吴亦凡把那吾克热比作“中国版的Eminem”,称他是现在选手中最强的,潘玮柏更是大赞其“比Eminem还耀眼”。是否过誉?我们暂不评价。但那吾克热确是本季《新说唱》里一个强势存在。

  然而,就在节目初登场前,在国内说唱圈中,那吾克热却还只是一个 “名不见经传”的新疆rapper。比起其他参赛选手在海选场外就处处呼朋唤友,互动寒暄,那吾显得有些孤单,他也承认自己之前一直游离于这个圈子之外。

  “就是找不到一个对的窗口,你明白吧?”那吾向我们如此解释他早前在说唱圈的“沉寂”。

  05年接触说唱,高中爱上说唱,但封闭的学校环境无法让他像其他rapper那样聚众交流,参加各种比赛;大学,他在北京读二外,也只能每年放寒暑假回新疆时参加几场演出,但断断续续的参与方式,也让他扎不进说唱圈子;毕业后的“北漂”生活,让他还未及凭说唱实力证明自己,就迫于生活压力先成为了一名幕后制作人,接案子,赚钱要紧。前前后后,他也去过《中国好歌曲》,在《梦想的声音》亮相过,但节目发酵力并不算大。甚至素人音乐人如他这般,再多参加个把节目,外人更愿标签他们为“选秀回锅肉”,而忽略了他们的本质。但在那吾心里,无论是在幕后给他人作嫁衣裳还是上各类音乐节目,他对自己的定位只有一个,“I’m a rapper”。

  今年能参加《新说唱》,那吾自己是满意的。那和从起初的籍籍无名,到如今备受推崇的扬眉吐气之感无关。让他真正觉得不错的是,他终于融进圈子了,“这次来了以后结识了很多rapper,这其实就是我想要的。”

  在《新说唱》比赛这一路,那吾并不是没碰上曲折。选择门环节中,那吾因没在吴亦凡的前五名单中,第一轮惨遭流局,甚至一度想要弃权,但最终两人还是成功化解隔阂,组成战队。当被问及为什么执着于吴亦凡时,那吾则表示,一是看中吴亦凡对于说唱的热爱,第二也是看中其对中国说唱发展的贡献,认为其贡献是“没人能做到的”。

  更不是没有质疑。当吴亦凡正处在舆论漩涡时,那吾发微博声援,被指“不real”。歌词被指“为了押韵而押韵”,更被怀疑使用押韵机器批量制造“多押”。在演唱《漂 PartⅡ》时,那吾克热回忆当年参加《中国好歌曲》期间,因《漂》一曲受到质疑,称自己这三四年里一直活在一种阴影的当中。

  那吾克热微博截图

  作为一名全国三强的选手,更作为比赛总冠军的有力竞争者,那吾克热的话题度自然不会小。此次,他时隔三年再次在舞台上唱起《漂》这首歌,正是想表达:“LIL-EM从来没有停止过。爱我的别停,恨我的继续。”

  05年开始玩说唱:高中唱Eminem的歌“一鸣惊人”

  我们曾采过不少国内年轻说唱歌手,一聊起大家的“说唱启蒙老师”,十有八九都会提到周杰伦、潘玮柏云云。而其中又有大部分人会耿直表示,虽然少时喜欢他们的歌,但当时也并不清晰他们伴着旋律念念有词的表达方式就叫“说唱”。

  那吾克热也是这样。若认真推算回去,他人生中接触的第一首说唱作品大概就是周杰伦的《双截棍》。但说唱真正走进他的生活,则是直到2005年,他去上海上高中时。

  在那座一线城市,那吾发现身边时髦的朋友常常穿着一身宽松衣服,戴着夸张耳机,揣着CD机晃来晃去。他很好奇,找去问“嘿,兄弟你们在听啥东西?”借来听,一串英文,也听不明白。但不知从何时起,那吾自己的MP3里也全换成了Eminem的歌了。渐渐地,他开始知道更多rapper的名字,开始了解,自己觉得好听的那种音乐类型,是说唱。

  那吾回忆,他的高中学校是封闭式的,音乐成了他单调生活中的一抹亮色。喜欢上说唱后,不满足于只“听”音乐的那吾在闲暇时也开始自己练起了嘴皮子。那时,他就用mp3练歌,英文不好的他把歌词用拼音的方式写出来,把歌曲卡成小段循环,三秒三秒地慢慢学。虽然学唱很艰难,但那吾却乐在其中:“很有快感!当你真的把每三秒钟完整地、不用看拼音地去把它唱出来的时候,内心是非常满足的。”

  高一下学期时,那吾有了一次“一鸣惊人”的经历。

  某一天,他刚刚背完Eminem《Mocking Bird》的歌词,正赶上英语老师组织课堂才艺展示,那吾克热上台说自己要唱英文rap。知道他英文并不好的同学们统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。但当他开口唱完第一句之后,正在做作业的英语课代表抬头了。他接着唱,所有同学都开始放下手中的笔。当他唱完的时候,全场都给予了掌声。那次展示,那吾得到了全班最高分。

  这是那吾接触说唱后第一次在教室里公开展示。在他看来,那次经历对自己来说非常重要。大家的反馈让他开始思考,“我是不是可以尝试更多的东西?”

  但仍是学校环境有限,那吾并没有机会去了解彼时国内说唱环境是怎样的?rapper们又是如何创作、交流?他只能闭门造车,“有两年多吧,一直在自己背歌、写写歌。”

  除了热爱,他或是有些说唱天赋的。不仅在上海学校里崭露头角,年纪轻轻的那吾也曾在家乡地下说唱圈引起过一次小轰动。

  2007年,那吾克热放暑假回了次新疆。那次回家,他发现自己所有的朋友们好像都变成了rapper。每周五、周六的中午2点到下午6点,酒吧一条街上全都是hip hop专场。当时他的哥们也做了一个专场,邀请那吾唱Eminem的歌。上台前,那吾并没有受到重视,主持人不知道他的名字,甚至还将他错说为“上海来的”,舞台下面也是一片冷清。但等到他唱到一半,两边的音响上已是挤满了人,都被他吸引了过来。这也是那吾第一次在乌鲁木齐地下圈亮相。

  但还是融不进去说唱圈子。“因为我高中时候一年回一次家,大学时也基本待在学校,就算每次回家也只有一个半月的时间呆在乌鲁木齐,时间非常短。那会我想去underground、地下live house演出的话,我没那位置,你明白我意思吧?谁会莫名其妙地让你去上台演出?就算有一些登台机会,我尝试了,也是那种露一个头,结束,露一个头,就是这样的。所以就是一直没融入到这个圈里……但是我很想融入,因为这是一个大家庭,you know。”

  改编“江南style”火遍新疆 执意做“北漂党”

  如果说那吾克热真正爱上说唱是在他高中时候,那么他为说唱痴狂则是在大学。

  那吾是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上的大学,学的本是和音乐毫无关系的专业。但当时已沉迷说唱的他将课余的大把时间都花在了音乐上。按那吾的说法,除了偶尔翻唱一些Eminem的歌PO在网络上,他还保持着一个月1-2首新歌的创作量,“如果不写歌的话,我会心里痒。就已经变成一种瘾了。”

  按着那吾的“瘾”,如果长期租录音棚录歌,将是笔无底洞似的开销。“而且你还不一定能录到你自己满意的作品,因为都会催。”权衡再三,那吾决定自己添置一整套设备,花一次钱,解决所有。他也承认,自己在大学里干过最疯狂的一件事情,就是把5000元学费都拿去买了设备。

  实际上,那吾来自一个单亲家庭,父亲一个人拿3000块钱的工资养他跟弟弟,家庭条件并不是特别好。而透支买完设备后,那吾便开始用那套设备挣钱,他帮别人录音、自己发歌,不仅还补完了学费,还额外赚了些钱。与此同时,他发出的那些作品也得到了新疆说唱圈的认可,很多rapper都想和他合作。大三的时候,他将当时大热神曲《江南Style》翻译成维吾尔语并进行了改编,据说那段时间,新疆小孩坐的摇摇车上放的都是他那首歌。

  那吾克热的父亲原本是一个对儿子非常严格的人,希望他能好好上学,毕业以后考个公务员,踏踏实实上班,不愿意他去“闯江湖”。但听多了朋友的儿子夸赞“那吾哥很厉害”,在亲眼看到新疆小娃娃车上都在放儿子作品之后,在那吾大学毕业那年,父亲主动将家里的地下室改造成了一个录音棚——换了防盗门、刷了墙、还做了隔音间……供儿子做音乐。当那吾回到家,开门看到这一切的时候,他直接掉眼泪了,他表示:“我能看出来他(父亲)的眼神和话语里面对我的这种骄傲感,我心里面是非常非常感恩的,也特别感动。”

  13年大学毕业后,有那么几个月,那吾是很快乐的。在父亲为他打造的“工作室”里,他每天叫来一群兄弟,大家在一起freestyle,一起练歌,出歌 ……但没多久,务实派的父亲见他天天“混”在屋子里,没啥收入,也没再做出啥大红作品,某一天,父亲下楼同那吾很认真地谈话:“你玩得也差不多了,是不是该找个工作了?你身上扛的责任不小,爸爸的责任也不小,我们都是老爷们,咱们一起为家庭奋斗奋斗呗。”

  孝顺的那吾当然理解父亲的忧虑。当天下午,他就找到好哥儿们推荐工作。恰巧朋友有认识的人在一家早教中心上班,缺老师。那吾第二日就跑去进行了面试,很顺利地,他通过考核,成为了一名早教中心老师。

  对于早教老师的工作,那吾本身并不排斥,甚至颇为乐在其中。但在他心底亦总有个声音一直对他说,回北京,回北京。去做音乐,那是你真正的梦想……“还是不想放弃音乐啊,都做了那么长时间了……”那吾感慨。

  也是在新疆上班期间,有间北京专门做制作案的传媒公司通过那吾朋友联系到了他,问其是否有意愿去做制作人。而为了说服父亲让他知道自己是要去做一份“有前途”的工作,且为了不让老人家担心,明明只拿5000酬劳的那吾骗父亲说新公司给自己开出了每月8000块的薪资,待遇福利都不错。深知拗不过儿子,那吾父亲只说了一句:“哎你去吧。反正你从小就这样,有些东西我是拦不住你的。但是你要答应,一定要好好吃饭,不要把身体弄垮了。”于是,在2013年的年底,那吾克热正式开始了他的“北漂”生活。

  报名《中国好歌曲》:北京日子混不下去了

  在北京那家公司里,那吾主要负责录音、缩混、编曲、监棚等工作,他深知这份工作的重要性:“我如果要是回北京继续坚持说唱的话,那我养不活我自己的,我还拿什么东西养我的梦想?这是很现实的问题。”他把这暂时的幕后工作看成是一次沉淀:“正好我现在接触的也跟音乐有关,我可以深造自己。我可以学制作上比较专业点的一些知识,我可以接触到更多的乐手,更多的制作人,更多的艺人。”那吾克热在13年写了当时最后一首歌叫《next step》,接下来的一年里,他没再写过歌。

  半年后,他从公司辞职,在北京的家里自己开了一个工作室。当时,他在北京参加过一些演出,加上做案子,挣了几万块钱。这笔钱的绝大多数,又被他拿来把自己所有音乐设备再重新换了一遍。虽然设备升级了,但单打独斗后,那吾发现自己接到的制作案越来越少,没有人过来录歌。眼见着存款一天天变少,那吾觉得已经快养不活自己了,他也不断另谋出路。正好当时《中国好歌曲》正在海选,他也去报名:“我既然是玩说唱,我更希望我的歌能被更多人听到,毕竟它那个平台非常大。二是如果要是我能从那个平台出来的话,那有可能我的收入、我的生活的条件可能会好一点。”

  在节目中,那吾克热用普通话、维吾尔语和英语三种语言演绎了歌曲《漂》,吸引四组导师纷纷推杆,并且最终进入刘欢组。在二十四小时限时创作中,他以一首《四季》回顾了自己“北漂”的一年,但因为票数不敌其他选手,最终止步于此。节目结束后,那吾签约“梦响当然”,生活状态得到了一定的改善。

  虽然经济条件好了些,但那吾也承认:“那会是我一个特别迷茫的阶段,我也找不到自己比较准确的风格。”《好歌曲》比赛结束的7月,那吾结婚了。“那个时候你身上的责任不只是你一个家庭的责任,你还有老婆,怎么着也不能让你老婆挣得比你多吧,我心里面是过意不去的。所以我就开始把注意力放在怎么去把一些制作案做得更好、更标准。”

  其实,正是因为那吾长期做幕后,又偶在各种节目中露脸,让人对他的“属性”并不明确。但那吾直言:“虽然我之前接各种活儿,给人家做制作什么的,但从我05年开始玩说唱起,我给自己的标准就是I’m a rapper。可能制作这个东西是辅助我的。但是主导我的,还是要唱。”

  参加《中国新说唱》:respect吴亦凡 妄想过自己是冠军

  参加《中国新说唱》,对那吾克热来说是他等待已久的“对的窗口”。作为局外人的他,希望能借此机会结识更多rapper,得到大家的认可。在他看来,这是一个大家庭。但去年另一档说唱节目来得太突然,那吾克热直言自己当时没准备好:“那个时候我的状态极差,我不愿意把我自己最差的状态呈现在舞台,舞台是要给准备好的人的。”此外,那吾当时手头上也还有很多制作案亟待完成。合同已签,如果他未能完成,面临的将是违约的风险。所以,他只能劝慰自己:“别着急,慢慢来。”

  那吾克热并没有辜负自己的等待。《中国新说唱》第一期的60秒淘汰赛中,他凭借一首《儿子娃娃》,让大家一下子记住了他的名字。连明星制作人吴亦凡都忍不住起身鼓掌,甚至开始发出邀请:“你想要做这种东西,以后我可以跟你一起做。”

  那吾克热将这番话记在了心里,在节目中的选择门环节,他毅然决然地选择加入吴亦凡的战队,却意外在第一轮流局。那吾克热原本坚信吴亦凡肯定会选自己,却没想到自己并不在吴亦凡的前五名单中。他在节目中直言自己“特别难受”,也“无法理解”,觉得自己在吴亦凡心中“完全没有任何地位”。甚至在第二轮的整体选择中,那吾克热一度想要弃权。但最终,那吾克热还是成功成为了吴亦凡战队中的一员。

  过程本身的曲折性,加上节目剪辑,这段在成片中被处理成了“虐恋”。正式播出后,“吴亦凡那吾克热在演偶像剧”一词迅速登上热搜榜,引发了网友的热议。由于当时正值吴亦凡被质疑其说唱专业性的风口浪尖中,在调侃之余,也有网友认为那吾不够“real”。我们在采访时也有问到关于选吴亦凡的考量,那吾表示:“我是看到他在非常认真地做音乐……他是真的热爱说唱,要是不热爱说唱的话,他不可能做出一年比一年好的歌。”此外,他还表示:“他(吴亦凡)在把中国的说唱往海外的方向去发展,这是在做很大的一个贡献。目前为止,在我看来是没人能做到的,我非常respect他。”

  从那吾在《新说唱》刚登台时,台下一片窃窃私语“那吾克热是谁”“没听说过”,到他成为了rapper们心目中综合实力第一名。 我们问他,会有扬眉吐气之感吗?那吾克热否认道:“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。我做音乐就像我做人一样,一定要保持低调。你可以在舞台上非常高调地唱出你的作品,但是下了台,你还是要回到现实生活中去做人。我不觉得自己有多厉害,我还是保持非常谦虚的心态,脚踏实地过好每一天。”

  但那吾也坦言参赛前也“妄想”过自己可以走到比赛最后,“我是那种人,我既然做了一件事,就希望把这个事做得最好,给我自己树立的标准肯定会树到最高。但也并不是说我是为了得冠军才去卖命地唱。我是想把音乐做好,想突破自己,想融入到这个圈子里。你把东西做好了,其实该来的东西它自然就会来。”

  如今,比赛已经接近尾声,谈及收获,那吾克热则表示:“我更加确定我的风格应该是什么样子的,我更加确定我在舞台上的时候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释放自己,对我之前的迷茫期say goodbye,这是让我最舒服的。”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没看头点子 » 那吾克热:respect吴亦凡 妄想过能走到比赛最后

赞 ()

相关推荐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