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杰:被表情包选中又怎样?对我又没有伤害

  澎湃新闻1月27日报道 去采访周杰,是因为多年之后,他重新回到自己所在的国家话剧院,出演话剧《北京法源寺》。但也是因为,在三个月前桂花正浓的乌镇,有过一次偶然的喝茶闲聊。那一次闲聊纯属意外,但聊完后却也实在大感意外。最意外的是,茶桌前的那个周杰,和印象中那个周杰,还有表情包里的那个周杰,竟然大不一样。

  一个人能有这么大相径庭的多面形象,总有点原因。于是觉得该做一次专访。但是,做一次专访,又怎么能知道,问到的写下的,又是不是真实的周杰。

  再遇周杰,是《北京法源寺》演出的后台。按约定的时间准点到达国家大剧院,门口路遇帮忙约采访的执行导演,她却颇有虑色:“快进去吧,周杰这人从来都是早到的。没采访他也提前三小时到了。这几个月剧组就他没迟到过。他这人太自律。”

  好奇周杰在这个剧组是个什么样的形象,听到的答案多是“较真”“直白”这些字眼。然后有人说了一个关于他的故事作为案例。去朋友家作客,友人拿出自己珍藏好酒招待,问周杰味道如何,周杰答:难喝。

  采访开始前,问周杰最近是不是接受了很多采访,周杰说:“还可以吧,不太多。现在采访很奇怪,有时候发几个问题电子邮件给我,我匆匆回答一下,这也算采访。”看见我铺开纸笔,他顿了会,说了句:“嗯,你这样是对的。”

  采访正酣时,国家大剧院开始无数遍广播清场信息,声音巨响。周杰一副被打断的不高兴,“你看看,这就是你选的地方”,然后对着边上国家大剧院的工作人员说:“这样的广播三遍就够了,听不到的人再多遍也听不到。这个你们真的要去提下意见。”

  采访间,周杰的慨叹很多,说话也极其顿挫,倒是能显出不错的台词功底。关于两毛钱牛肉充斥市场的话题贯穿始终,但最后他自我总结:“我真的不是个愤青。愤青是到处呼吁的。这些事,你不问我,我才不说。我管你哪。你们爱吃地沟油你们吃去。我不吃我也不告诉你们”。但仔细回想,类似的愤青话题,其实在乌镇大致已经听过一回。

  周杰并不回避问题,不过却喜欢反问。每每接到问题,他总是有一连串的反问。采访快结束时,他又自动提了一个问题,说是可以一起分享:“我问你一个问题,你从小到现在,谁是你最亲的人?这些最亲的人,谁会从小告诉你,做人一定要圆滑,能不说就别说?他们每个人都告诉你,做人要坦诚、要善良、不要狡猾。这些话我们从小听到现在,可是为什么我们做着做着就忘了呢?为什么反而受了那些不是亲人的人的影响呢?其实,做那样的人容易,做我这样的人最难吧?但真的有那么难吗?我就想问一句那些圆滑的人,你们真的不挫折吗?”

  采访结束,不管做客喝酒的故事是真是假,看起来,那确是周杰的作风。

  “那些新闻找到我,是因为我成本低,不反抗”

  澎湃新闻:你平时会关注对你的报道吗?喜欢接受采访吗?

  周杰:不大关注。不大喜欢。当然我也不是天生不喜欢接受采访,是这些年慢慢开始不喜欢接受采访。你懂我说的是什么。

  采访分两种吧。一种是应景应酬式的采访,轻描淡写胡说八道一通,所谓打打哈哈,讲些鸡毛蒜皮无聊的事情,回答一些八卦问题。还有一种是认真地在了解事情想解决问题,比如说想澄清一些事情,深入探讨一个问题,认真写一篇文章 去解读。这是两个概念。可现在是多数都是前面一种。

  不知道哪一天,突然冒出了一种叫“娱记”的词。这是很可怕的。在我们十几年前开始接触媒体的时候,那时候还都是文化版的记者,正经写新闻稿的记者。他们的文化水平境界还是蛮高的,没失水准。但后来却变成专门出了一种“娱乐媒体”。我后来才知道,他们的人都是雇来的,专门来挖八卦新闻的狗仔,他们多半不是专业出身写新闻的,而是从粉丝的心理、带着自己的好恶去写东西,然后去臆断、扭曲、编造。基本上连知识文化的底线都没有。那你和他聊什么?他问的都是鸡同鸭讲的问题。

  我是很迟钝的。我是一直很尊重媒体的。我一直觉得应该认真交流。但是后来怎么就这样了?原来有这么一群根本不能隶属于媒体行业的这群人,他们有独立生存空间。他们甚至完全就是为了诱导老百姓,完全为了取悦于一群还没有建立正确人生观价值观的群体,这怎么可以呢?

  澎湃新闻:那之前关于你的很多报道,有人来和你求证过吗?

  周杰:从来没有,谁来和我求证啊。

  澎湃新闻:那你为什么没有去和媒体沟通解释呢?

  周杰:问题是我去和哪家媒体沟通呢?

  澎湃新闻:可以开个发布会澄清一下?

  周杰:那他们可太得意了。他们就每天发我一个假新闻,我就每天开一个发布会。我的一生就是在开发布会中度过了。

  你试试,有人在微博上造一个新闻,说听说周杰被抓了,私卖枪支,然后马上就当真了,各种媒体来求证。说你为什么不解释?可是我为什么要解释啊?这简直滑天下之大稽。要是再过一个月又发布周杰贩毒了。你再开发布会解释下?你觉得这个方法可行吗?

  现在的问题不在我解释不解释,问题在于我们的娱乐为什么就掌握在这样素质的一群人手里了呢?谁给了他们这样的权力呢?

  澎湃新闻:可能因为那只是娱乐而已。

  周杰:啊?娱乐是屎吗?娱乐什么时候变成一个低档的、低俗的代名词呢?娱乐从来都是愉快的,境界的。你听一段音乐不是娱乐吗,唱一段卡拉OK不是娱乐吗?

  澎湃新闻:那问题是为什么这些报道会莫名其妙地找到你头上呢?

  周杰:很容易啊,成本低嘛。因为我不反抗。他们开始也没发现,后来发现,第一我不反抗,第二我也不会告他们。他们也试过别人,发现人家经纪公司会直接告他们,要么就收买他们。到了我这儿什么都没有。而且在我这儿造新闻有效果,所以习惯性地往我这儿引。

  我从来不主动宣传、从来不走秀。你见过我炒作自己吗?但是我的新闻从来没断过。随便造我一个谣,都能变成重大新闻。不过我觉得这也是好事。因为我发现,一个演员也好,一个艺术家也好,你还是要有作品。你的作品不行,你炒作也没用。

  从这事可以看出来,各个经纪公司的战略,有需要纠正和反省的地方。我们好像觉得自己很懂娱乐。娱乐是需要经常曝光的、是需要经常炒作的,需要博版面,我们甚至放点花边新闻,这都是各个经纪公司默认的方式。但他们却为此付出了很多代价。第一需要花很多钱去维护很多关系。第二艺人还要强颜欢笑,去出席自己不愿意出席的活动。可是换句话,这个效果真的就有这么好吗?大家更多可能记住你这个人,可是记得你演过了什么吗?

  从我这个事情可以印证,演员和经纪公司应该把大力气花在找好剧本好团队、提高艺人文化水平上,而不是把力气花在造八卦博版面上。经纪公司的问题是他们常常觉得这个是市场,这是很可悲的。

  再拿我们这个话剧来说,排《北京法源寺》之前,谁能想到这么一个完全的正剧,会这么大受欢迎,一个月内又演了第二轮。按理说,这个市场谁会做正剧啊?这个市场大家都在想,怎么制造垃圾低廉的笑声,怎么设计低级的桥段挠观众痒痒。你看现在的电影,都在比票房,想怎么把观众糊弄到电影院去,先骗进去再说。而我们却做了这么一个正剧,那观众到底喜欢吗?它受不受欢迎呢?有评论骂这戏太正了没人看吗?

  这又反证了,我们还是要做好的东西给观众看。当然也不是说正剧就受欢迎,还是要好的正剧才受欢迎。

  但现在的问题是,有个市井狂徒在菜市场上大喊一声,牛肉两毛钱,羊肉五分钱,结果整个市场趋之若鹜,一哄而上,争着用烂纸箱子充肉,还告诉说,这就是现在的市场规律。可这就像亩产万斤一样,是违反规律的啊。

  “我这些年主要的精力当然是放在生活”

  澎湃新闻:听上去你好像对现在的这个市场忧心忡忡?

  周杰:我才不忧心忡忡哪。关我什么事啊。我只是说出这个问题,我也不要改变它,随便它。烂到底是好事。

  澎湃新闻:那你这些年的精力是放在了创作上,还是什么别的事情上?

  周杰:我当然是放在生活上了。我的人生不就是为了生活来的嘛,我当然要把精力放在生活上。我努力工作了一二十年,也算小有成绩。当然可以好好生活。

  我一看这市场已经这样了。大家争吃地沟油,争着跑去吃垃圾食品,还说这是市场。那好吧,我做不到改变它,那我能做到我不吃,我也不去生产。行了吧?到处都是雷人剧,那我就不去拍呗,这个节操我还是能保持的吧。

  澎湃新闻:那你这是一个剧也看不上吗?

  周杰:我这不是看上了《北京法源寺》嘛。当时上海排话剧《志摩归去》也是因为觉得那个剧本好。但是现在的市场,总体就是牛肉两毛钱,羊肉五分钱,你觉得还有人敢做15块钱一斤逆市场的牛肉吗?中国人都是从众市场。

  澎湃新闻:所以这也是你这两年电视剧拍得很少的缘故吗?

  周杰:我没有特别要求自己。早在2008年的时候,我就和自己说,以后每年的工作频率就是一年两次。无论电影电视还是舞台剧,一年就两次。这两次就得干半年呐。还有半年我得去做点我的爱好,旅行、交友,做点投资。但越到后来越发现,你连一年有两次工作的机会都少,太难了。

  这倒不是说绝对没有好戏。但是全中国一年可能有三四个好戏,可有这么多演员和经纪公司,不见得能撞到你手里啊。

  澎湃新闻:你这么挑剔不会有经济压力吗?

  周杰:所以我说了我早就去做投资了。我干嘛把自己拴在这一棵树上呢?我15年前就意识到不能拴死在这一棵树上面了。当然其实我的要求也不算太高,也不追求奢侈品,不追求豪车。生活质量高低也不在于这些东西。

  我就是不懂大家为什么就这么从众,一边呼唤食品安全,一边吃着地沟油。一边骂着低俗,一边享受和忍受低俗,这是个什么样的心态?

  澎湃新闻:可能都是觉得无法改变吧。

  周杰:你不用去改变谁,你改变自己就行啊。说到底还是自己不想改变。

  一直有个误区,会觉得我是个想改变世界的人。其实根本不是,我就是想做好自己、管好自己。就像我不是不想去演戏,但是看着大家都去抢钱,都怕错过抢钱的机会,我就只好不去参与了。

  澎湃新闻:那你在剧组里是不是有想过要改变点什么,比如大家的表演状态?

  周杰:我在任何一个剧组只能改变自己的状态,把自己的台词念好,把自己的戏演好。我怎么可能管得了别人。

  只是呢,可能在有些剧组里,连你自己改变自己都不能接受。你懂了吗?但在《北京法源寺》这个剧组,大家都是有水准的,根本不需要我去改变什么。这儿都没垃圾,我扫什么地?我又不是变态。

  其实我上一个戏,本来是去帮忙的。你把角色交给我,是不是应该就放心了呢?你不用担心我会不会混。因为只要找到了我,我一定会用我百分百的努力完成的。但是经常去了以后发现,人家不是这样的。人家都希望你和他们一样,就拿出20%的努力就行了。所以你干嘛这么认真。

  澎湃新闻:所以这也是不是说明你这人不够圆滑变通?或者说你不愿意妥协?

  周杰:我还没妥协啊?!我都没去参与了,这还不算妥协?

  我觉得很奇怪,经常有人说你是不是不够圆滑,能不能不要这么坚持。我想反问一句问这话的人,你觉得你圆滑吗?你觉得你在这个世界上游刃有余完全没有困难,是因为你圆滑?有人这么夸过你吗?你夸人会这么夸吗:你好圆滑啊。

  我听人家夸人都是说:你好真诚啊。

  “你告诉我,《还珠格格》里面哪个角色不夸张?”

  澎湃新闻:你会不会重新回过头去看你以前的作品和表演。比如说回到表情包这个问题,你会不会觉得还是和表演有点夸张有关系呢?

  周杰:这个问题就更可笑了。所谓什么表情包,我早就说过,和我有什么关系呢?你们又被诱导了。这只是一个有价值的生产环节。它生产了一个能卖出去的东西,它完全不是我创造的,它出现,只是因为这个好卖。它就是随机选的,就和那些造在我身上的新闻是一样的,好卖。如果写了新闻没人看,它下次就不写你了嘛。商人觉得你有价值,就造这么一个商品叫表情包。

  你要说因为我夸张,那我问你,你当年看《还珠格格》,你觉得这个戏里哪个角色不夸张?举出来我听听?你告诉我还有谁不夸张?你觉得我在这里面是最夸张的吗?

  澎湃新闻:那你觉得《还珠格格》这个戏里的表演是夸张的吗?

  周杰:它当然不是夸张,但是它不能像一般古装戏的演法演。就像京剧,它不可以用电视剧的方法演。它是风格样式戏。它的节奏就是那样的节奏。它不能以《大宅门》的方式去演,这是错误的。它是个表演的问题。

  一群完全不懂表演的人来评论我的表演,这是很可笑的。这就像一个从来没听过京剧的人,有一天听完说,京剧太夸张了,你说这可笑吗?简直把人笑死了。这不就是业余评论家吗?

  回过头来说,这个剧里太多夸张的角色了吧。这么多脍炙人口的角色,小燕子、皇阿玛、容嬷嬷,我问问你哪个人是按照正常电视剧的方式演的?可是为什么别人都没有做表情包呢,照理应该人人都做表情包才对啊。所以,这事不是应该来问我,而是应该去问生产表情包的人才对。人家就是觉得我好卖,才生产我做表情包。

  小燕子、皇阿玛、容嬷嬷:周杰,你说谁没有表情包?

  澎湃新闻:当时这个表演方式是怎么形成的呢?

  周杰:这是台词决定的,是大家一个带一个最后形成的,是导演把控的,导演要求这么演的。这就像今天《北京法源寺》演成这个风格,也是导演要求的。我们这个话剧夸张不夸张,当然也夸张,它也是一个风格样式戏。

  只要是古装戏,都要比正常的时装戏现代戏风格样式话一点,要夸张一点。我们都希望那个时代的人讲究一点,走路呀、说话呀、行礼呀。就像我们借鉴了很多戏曲的东西。可戏曲能用现代戏的节奏尺度方式来看吗?

  澎湃新闻:不过好像你很少以现代剧的形象出现在大家印象里?

  周杰:谁说的。《梅花档案》看过吗?中国最早的谍战剧。《夜幕下的哈尔滨》,你们去看看,我在里面是按照夸张演法演吗?

  澎湃新闻:感觉你对表情包这些问题还是思考过的样子。

  周杰:不是思考过,这是1+1=2的问题,还用思考吗?这太贬低我的智商了。所以我一直不想回答这个问题。我想我的智商在全国也就排在几个亿的位置吧,怎么连我的智商都可以用脚后跟想明白的问题,你们还要一遍一遍地问呢,要我一遍一遍解释呢?

  澎湃新闻:但是你总是被选中,也实在是有点……

  周杰:被选中又怎么样呢?选中了对我又没有伤害。那我怕什么呢?

  澎湃新闻:没有伤害,是不是也是因为演艺在你的生活里不是那么举足轻重?

  周杰:我再和你分享一个秘密吧。就是我之所以做那么多不同的事情,包括投资收藏之类的,是因为我觉得作为一个演员,经历是最应该丰富的。因为你要演各种的角色,如果你没有这样的生活经验和体验,你就是瞎演。你以为在网上百度下,就知道大老板是这样演的,金融行业是这样子的,艺术收藏家是这样的?但是如果将来我把这些经历加入到我以后表演中去,那我的角色该多真实。它是不是对演角色有好处呢?

  澎湃新闻:你有什么特别想演的角色吗?

  周杰:不管演什么角色,我还是想演一个能让人相信、在生活中能找到原型的人,能和现在社会挂钩、对人生观世界观有思考反省的。这才是我们的作用。

  演员和小丑的区别也就在这儿。小丑仅仅只是为了生活,取笑一下自己,博得人家一笑。

  但演员这个职业,什么叫演员的职业道德,不是说连续熬了三个晚上不睡觉,不是大冬天穿了一件T恤拍戏,就叫艺德。而是要有一个自觉自律的责任感、一个对社会的贡献感。你得明白你到底要给这个社会传达点什么东西。昧着良心写的东西、演的东西,再怎么受欢迎,也不叫职业道德吧?

  什么叫德艺双馨?是要有专业的职业技能,同时有一个责任和良心。不是说我受了多少苦。你还拿了多少钱呢。你那是为了钱受的苦,为钱不睡觉、为钱才每天吹漫天黄沙遍地冷风。

  澎湃新闻:那你对自己这一次演的光绪还满意吗?

  周杰:其实,演员对自己的角色是永不满意的。满不满意是观众说的。我只尽心尽力就好。不尽心尽力,就叫没有艺德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没看头点子 » 周杰:被表情包选中又怎样?对我又没有伤害

赞 ()

相关推荐

评论